Screening & Sharing: All The Crows In The World, Palme D’or – Short Film Winner
放映暨分享會:康城影展短片金棕櫚獎《天下烏鴉》

放映暨分享會:康城影展短片金棕櫚獎《天下烏鴉》

日期:2021年9月18日

指導陣容:唐藝導演

@創作營

天下烏鴉 | 2021 | 普通話、壯語 | 15分鐘

天下烏鴉未必一樣黑,臭味相投也不一定代表合拍。高中生趙勝男某日被表姐邀請參加神秘聚會,聚會上除了她的表姐,全都是渾身銅臭、惡俗不堪的中年男人,言行舉止財大氣粗光怪陸離。聚會上唯一與眾不同的,是溫文內斂的眼鏡男王建國。夜幕下的都市聲色犬馬,二人決定離開沉悶的飯局,踏上一段意想不到的旅程,見證色慾橫流的喧鬧,看穿人「性」真貌。 

唐藝透過鮮浪潮拍出藍本基於自身經歷的劇情短片《天下烏鴉》,斬獲74屆康城影展最佳短片金棕櫚獎,亦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。

近年愈來愈多女導演正在國際影壇嶄露頭角,女性題材影片湧現,唐藝認為,現今對於女導演是個好時代,因女性或來自LGBT等少數群體的導演,能帶來有別於「直男」導演的全新視角:「如果沒有這些新的聲音,電影是會死的。」

唐藝亦分享了自己在紐約大學電影學院讀書時的感悟,尤其是在沒有錢的狀況下,創作人應該怎樣繼續拍電影。她提出了一種逆向思考:新導演其實還是應該多拍低成本的影片。其實成本越低,創作人是越自由的。很多新導演一進到工業裡可能會發現自己沒有決定權,沒有選擇演員的權利;沒有選擇攝影師的權利;甚至到了片場,製片人還會對表演指手畫腳。她認為這些都是不健康的。 新導演需要掌握控制權,完全自由地表達自己;然後再進一步深入工業,做成本高一點的電影。

她逐分享了一些低成本的製作例子:「我的老師Spike Lee當年拍《Do the Right Thing》的時候,是這裡500美金,那裡10000美金籌出來的電影。

我的學姐趙婷,第一部戲《哥哥教我唱的歌(Songs My Brother Taught Me)》的成本是10萬美金,第二部戲《再生騎士(The Rider)》的成本是8萬美金。這些都讓我相信,其實拍電影不是一定都需要很多錢。」

那麼如何以低成本拍出高質素影片?唐藝的心得是:首先需要好劇本,其次是好團隊,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伴合作,一起成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