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aring: Self-Producing—On Literature Adaptation and Low-Budget
大講堂:自主映畫—文學改編與低成本製作

創作大講堂

日期:2022年8月7日

地點:饒宗頤文化館資源中心

@創作營 2022

主持:任俠導演

分享:陳果導演

「在導演的角度,改編就是將原著作者的東西,變成自己的東西,或者把作者的東西發揮得更好。」

第二屆奪目創作營的最後一場大講堂,有師徒陳果和任俠導演,來到營內和大家分享陳果導演執導以來別樹一格的自主映畫經驗。由早期嘗試但最後未有面世的《潮州巷》,到後來的類型片《餃子》以及《迷離夜:驚蟄》,都是從李碧華作家的小說改編的作品。作為同樣著緊自己作品的創作人,陳果導演和李碧華作家的合作又是怎樣緣起?

導演承接開首那句話,表示導演和原著作者之間的合作,首先是建基於人物、情節等等方面的仔細討論。改編未必需要翻天覆地,但最主要是要保留、融會當中的文化內涵。因為劇本更像一本說明書,比起原著文本完全依靠文字建構想像,更需要簡潔清楚、減去華麗的描寫。下一步,有時導演會寫第一稿,有時則是原著作者,然後再互相來回修改、定案。

談及《餃子》,任俠導演就表示電影的改編其實相當忠於原著,只是沒有包含到一些比較屬於副線的原文內容,例如:主角艾菁菁在Boutique巧遇丈夫和小三試衫、墮胎師媚姨的初戀情人,一孩政策的著墨,她事敗後北上逃走吃了火腿蛋飯等等。而相對地,艾菁菁踩雞蛋、媚姨唱《洪湖水浪打浪》這些情節,就是陳果導演原創加入電影之中,用意進一步加強敘事背景。

「改編就是如此,要遷就前後畫面;拍攝上怎樣就位、怎樣能夠拍得更好看;人物太多又不行,有些情節只能簡單交代,不需要拖太長講太多。」最重要的是,要思考如何加強這些類型電影的恐怖氛圍營造,怎樣用畫面豐富人物的背景塑造,連繫上文下理。

下半部分的低成本製作,兩人就以《香港製造》為例,進一步講解。 這部電影當年的成本只有五十萬,後來獲得的成功被稱為「獨立電影的奇蹟」。結尾部份有一顆鏡頭,只從高處拍攝著掛在枯枝上的斷線風箏,不遠處傳來北上火車的聲音。這個鏡頭沒有任何演員,卻是整部電影最昂貴的一顆鏡頭——利用了升降鏡頭(Crane Shot)拍攝。更甚者,因為當時租借的起重機本來是用作整電燈的,拍出來的感覺很粗糙,那種raw的動感貫穿一整段,頭尾部份甚至搖晃得太厲害而不得不剪走。

既然如此,為甚麼還要花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,在只有幾個工作人員合力把器材搬上山,也要堅持完成、使用這顆沒有演員的畫面?「如果資源就只有那麼多,沒有任何金錢和時間可以浪費,事前充足的資料搜查就顯得絕對必須,而且導演要很清楚資源的投入重點在哪。」任俠導演如此總結到,關於低成本製作的其中一個要點。

斷線風箏代表著三個年輕人逝去的生命,北上的火車通往回歸。配合著VO那一句:「世界是你們的,也是我們的,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⋯⋯」結尾這一幕的點題,就算放到此時此刻重溫,仍然令人感到一陣唏噓。

最後,陳果導演亦坦言,本土的市場雖然很小,但在像這樣一個供應真空的時代,或許就是創意大起飛的關鍵時刻。身處逆境才更值得去衝破,把大量的參考融會貫通,吸收成自己的東西,保持靈活和叛逆,總能殺出一條血路。